第七章乱世之兆弄姻缘江湖风起
时间:2018-12-26

第七章乱世之兆弄姻缘江湖风起

第七章乱世之兆弄姻缘江湖风起


  连续几天的大雨令本来就潮湿的南方多了些阴冷,嗖嗖的凉风顺着脖子仿佛

吹进了心里,令人不愿出门,往日繁华的街市上一时间少有行人,就连那些热闹

的酒楼,也是门可罗雀。只是总有例外,就像这家酒楼里的那个三日未开的客房。

虽说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,但偶尔里面那对男女中的某一个攀上肉欲高峰时的呐

喊,却总能令人心头狂跳。尤其是那女子高潮时,哀婉撩人的呻吟,只听声音就

销魂到了极点。


  相对于外面的安静,这个众人曾关注了两天的房间里,阵阵淫靡的声音确是

连绵不绝。粗大的肉棒与湿润的小穴相互摩擦产生的「扑哧,扑哧……」的抽动

声,男人在抽动过程,因快感产生的喘息声,女人因羞涩、害怕、内疚却又无法

抗拒性爱中男人带给她的快感而产生的呻吟声,真可谓是声声入耳!在这仿佛与

外界绝缘的房间内,几乎每个角落都回荡着一阵阵令人心猿意马的呻吟声,时而

高亢,时而低沉,时而谄媚,时而幽怨……


  在那紧掩着的卧室门后,那窗户紧闭、窗帘严遮的房间内,一盏床头灯正懒

散地发散着暧昧的柔光。再往前看,淫渍斑斑的合欢床上,两条白皙丰润的大腿

正颤抖地跪在床沿前面,在这副迷人的大腿的下面,是圆滑弯曲的膝盖、饱满匀

称的小腿以及白玉般痉挛紧绷的玉足,而在大腿的上面,则是一副丰圆粉嫩的屁

股,娇嫩的臀肉上一道道显眼的抓痕显示着身后男人的兴奋与粗暴。伴随着男人

强力的冲击,结实的杉木床都剧烈的晃动起来,可想而知女人那娇柔的身子所承

受的力度。一双可爱的小手紧张地撑在床头的护栏上,丰满肥硕的乳房碰撞抛动,

发出「咣咣……」的淫荡声,纤细的腰肢几乎要折断,从那两片丰满紧夹的臀瓣

中央看去,一根黝黑粗大的长枪巨物,正急速地抽插冲刺着,臀肉翻滚,淫液四

溅……


  「啊~~~!不!轻……轻……啊!你……别进得那么深……噢………」


  尤八双眼通红,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,哪里理会黄蓉的求饶,他「啪!」地

一巴掌扇在美人的肉臀上,像是抽打奴隶一般,大声吼道:「屁股再夹紧一些,

给我动起来!老子今天要操死你!」


  「啊……尤八……你……你就饶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噢……我们……已经做了

……三天三夜了啊~~~!」


  「哈哈,郭夫人,这就不行了吗?别忘了,你是我的女人,呼呼……老子爱

怎么操就怎么操……你只管受着就是!」


  「哦……虽然是这样……但……啊……我已经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
  「呵呵……,又要高潮了吗?郭夫人可真不耐插呢,哦……这是你的第九十

七次高潮……喔……我都数着呢,我才射给你十三次……」


  「啊……要来了……尤八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黄蓉小嘴微张,如玉的小手紧

张地抓住一角被单,拿出最后一丝力气,晃动丰臀,迎合着尤八的抽插。


  「哈哈……快看呐,郭夫人又要让我操到高潮了……泄出来吧……哦……都

浇到我的龟头上……」尤八越加兴奋,抱紧了黄蓉丰腴的屁股,奋力抽插起来。


  黄蓉大声呻吟着,火热的巨物在自己体内肆意奔腾,那鸡蛋大的龟头强劲地

冲击着自己的花心,下腹深处传来的阵阵快感,如同火山爆发一般,向四处扩散

蔓延。她冷颤连连,娇呼急喘,意识逐渐模糊,剩下的只有舒服、舒服、舒服…

…。忽然,阴道内紧紧夹住尤八鸡巴的嫩肉开始痉挛,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也死

死地缠绕在壮硕的鸡巴棒身上,那神秘的子宫深处更是一阵令人魂飞魄散抽搐。

只见佳人黛眉轻皱,小手死死地抓紧床单,晶莹的珠水从紧闭的秀眸中溢出。


  「不行了……啊~~~!来了……」


  尤八因为黄蓉的高潮而更加兴奋,他疯狂地抽插着,大声地吼道:「告诉我,

你是我的女人!说你需要我,你离不开我!」


  「啊……别这样……」


  「喊,大声的喊!」尤八怒吼着,奋力地抽打着女人雪白肥嫩的大屁股,「

啪啪……」的响声中,一下重似一下。


  「啊……别……饶了我……尤八……尤八……」


  「啪!啪!啪!啪!……!」


  雪白的臀肉如海浪般翻滚涌动,肥嫩得简直要掐出水来。男人奋力地抽打着

胯下颤栗的女人,在她高潮来临之际,打得她屁股开花,哀叫连连。


  「快给我说!你这个骚货!贱婊子!老子插死你!操!!!」


  肉体的剧烈反应和精神上的人伦挣扎都到了极限,黄蓉再也禁受不住尤八的

粗暴的淫虐,修长的美腿痉挛般并拢蜷曲,臀瓣紧收,脚趾不安的蜷缩在一起,

瘫软的身躯一阵再次绷紧、僵直,在尤八的大龟头再次轰击花心的那一刻,她崩

溃了。


  肥穴嫩肉痉挛抽搐着,死死地缠绕着男人的性具,子宫在一阵令人窒息的紧

缩后,滚烫的阴精再次喷涌而出,将两人的生殖器彻底淹没在一起。


  「啊~~~!!!」


  一声哀婉撩人的呻吟响起,黄蓉秀发飞扬,绝美的面容上已是梨花带雨,泪

流满面。


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

 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歇。


  已经是清晨了,虽然由于连日的阴雨天气,街上仍然没有几个行人,但小贩

在屋檐下的摊位却已经张罗开来,大大小小的店铺、酒楼、商行也纷纷开门迎客。

无论朝廷怎样危机四伏,无论各地诸侯怎样虎视眈眈,也无论武林帮派怎样明争

暗斗,生活还是要继续的。


  鲁长老行色匆匆走在大街上,而他的心里此刻也正像他的脚步一样,焦急而

又忧虑。黄帮主在去临安的路上忽然失踪,没有和任何丐帮子弟联络,而按照约

定的日期,她应该两日前就来到这里进行长老聚会,可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出现。

自己身为这里唯一的长老,主事人,又怎能不急?今天早晨听两个手下来报城中

近日情况,提到一桩奇闻异事,说长春酒楼里来了一对男女,男的勇猛无敌,将

他的女人肏弄了三天三夜,现在还没停下来,他过去听了一会儿,确有其事,而

且——。那乞丐犹豫了半天,才装着胆子说道:「不知怎的,女人的声音听起来

有点像咱们的黄帮主……。」


  鲁长老回想着那时的情景,当时自己差点没跳起来,好在自己终究稳住了,

骂了他一顿,将这事掩饰过去。那手下不知帮主会来,也容易打发,只是自己却

终究不放心,决定亲自走一道。若不是,那自然万事大吉,若是,……。


  鲁长老叹了口气,忽然心有所感,抬头看了看天空,霎时间,他愣住了。


  就在某一刻,也许早已酝酿了无数年,天边忽然多了一朵奇异的云。


  淡黄色的霞晕渐渐渲染成了深黄色,如同一片遮天蔽日的秋叶,隆隆的雷音

越来越响,仿佛就在耳边炸开。黄云翻滚涌动,眨眼间便覆盖了整个天空,刺眼

的电光如银龙翻腾,轰隆间就连大地也随着隐隐地震动。


  短暂的失神后,大街上霎时间沸腾起来,不过一刻钟,便万人空巷。


  烟尘漫天,狂风呼啸,粗大的闪电仿若天外击下的雷霆,一座座房屋建筑瞬

间灰飞烟灭。在天威面前,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脆弱与微不足道。


  天威来得毫无征兆,没人知道这是什么,哪怕翻遍史料也是毫无头绪。天数

难测,在这一刻,仿佛原先的一切事物都被打乱。


  皇宫中,一群文武大臣跪拜在朝堂,看着昏暗的天空议论纷纷,一位身穿紫

金龙袍的老者站在大殿门口,满脸忧色。


  西北边防重地,拥兵自重的将军亲手斩杀了最后一个异己,指着中原的天空

仰天大笑:「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!」


  九幽谷,武林中人闻之色变的魔教总坛,神秘的教主臧顶天再次走出魔教,

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北方,孤身一人往临安方向行去。


  深渊地狱,梦欲楼中,一个窈窕的身影站在窗前。她暗暗积蓄功力,听着耳

边隆隆的响声,她知道,她的机会来了。被困在此半个多月了,每日强颜欢笑,

强行与无数陌生的男人交配,做尽苟且之事,她快要崩溃了。昔日的圣姑,如今

终于有了脱困的机会,也许,也是最后的机会。


  树林里,两个鬼鬼祟祟的大汉轮流扛着一个大麻袋,往山腰上的山洞跑去。

一个大汉看了看天空,惧色道:「哥,你说是不是我们做缺德事被老天给看见了,

我怎么心惊肉跳的?」。「没出息的东西,做都做了,又不是第一次,怕什么?

况且……」另一个大汉摸了摸麻袋,狠狠地捏了两把,「这娘们太他妈的撩人了,

能干她一次,老子死都愿意!」。「对!我,我也要!」做弟弟的仿佛又想起了

昨晚的那一幕,呼吸越发急促:「老子,老子要把她的奶子捏爆!」。言罢,两

人嘿嘿一笑,加快脚步往山腰行去,再不愿耽搁片刻。


  一个个巨大的草垛矗立在麦场边缘,一阵狂风肆虐而来,吹走了些许桔梗,

里面竟是露出了一条女人雪白的大腿。大腿修长柔韧,蜷曲绷紧,一声女人颤抖

的呻吟后,一具赤裸的肉体无力地跌落尘埃。女人鬓发散乱地趴在地上轻轻抽搐,

私处流出股股乳白色的粘液,涂满了肥嫩的屁股,显然被男人内射了不止一次。

还没等她喘息片刻,一个瘦小的老头挺着不成比例的大鸡巴跳到了她的身后。他

迫不及待地趴在女人洁白的背部,一双色手急色地抓住女人那一对硕大的奶子,

胯下狠命一挺,「滋……」的一声,再次和这具迷人的肉体呈交配状态。「啊…

…别……别来了……我要回去……哦……看下坚儿……」「骚货!快给老子把屁

股往后拱!老子今天要玩死你!」「噗滋,噗滋……啪!啪!啪!啪!……」「

啊……哦……娄老……别……别这么用力……噢……太深了……妾身……吃不消

了……呃……!」


  狂风卷地,将一切恩怨情仇淹没,同时,又是无数江湖孽缘滋生。


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  菊花败,江湖埋,人渐染,愈徘徊。


  把剑拭,斩情丝,归来去,只是踽踽错弄姿。


  《笑傲神雕后续之神屌伏娇》完!